《中華文明史》(上) - Tian Liang Alliance

$20.00

 

作者自序

 1787年,剛剛獨立不久的美國十三州代表聚集在費城舉行制憲會議。在此之前,人類社會從未出現過成文憲法。因此制憲既是在制定未來美國政治的框架和所需遵循的最高原則,也是在開創一個先例,即人類憑藉理性和善意協商出解決未來利益紛爭的原則,並永為定例。

儘管願望是美好的,具體操作時,各方卻多次因利益衝突而令會議陷入僵局。當然最簡單的做法就是拂袖而去,各州繼續各自爲政,形成鬆散邦聯,如此就不會有今天的美國和美國的憲法了。正當大家感到氣憤和絕望時,本傑明·富蘭克林站了起來,向會議主席華盛頓將軍講了這樣一番話:"主席先生,我建議在我們休會之前提名和任命一位牧師,其職責是在我們每天開會之前,帶領我們向創世主禱告,因爲他是天下萬國的王。我們懇請他來主持我們的會議,用天賜的智慧來啓迪我們,讓我們的心中充滿對真理和正義的愛,並保佑我們最後的成功[1]"

按照後來的衆議院議長戴頓將軍的回憶,富蘭克林的這番話讓華盛頓將軍及幾乎所有代表悚然動容,他們用欽佩的表情和沉默表達贊許。會議由是得以進行,並最終通過了憲法。

雖然憲法通過了,但美國能否維持在憲法之下的憲政,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國父亞當斯說“我們的憲法是爲了有信仰和有道德的人制定的。如果人們失去信仰和道德,憲法將淪爲一紙空文[2]。”

回顧這段歷史,乃是爲了説明,人類如果要創造文明,依靠個體的力量顯然是做不到的,而人類大面積的分工協作就涉及到社會的組織和管理,而道德敗壞的人既無法自我管理,也不會與他人協作,因此文明只能靠有道德的人來創造。歷史上,當一個社會的道德敗壞時,我們看到的就是天災人禍、國家解體、朝代更迭,乃至文明的沒落和消亡。反過來講,如果中華文明能夠延續五千年,那麽其背後必然有一股强大的維繫道德的力量。因此,我絕不同意“中華沒有文明”或“中國歷史一團漆黑”的偏見。持有這種偏見的人也常常不會意識到,這是共產黨有意誤導的結果。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誰擁有定義道德的權力和維繫道德的力量。答案只能是神。上帝在西奈山給摩西傳的十誡,就是道德上的誡命。而中國的倫理體系則來自於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

人活在世間必須處理好三種關係:第一是人與自然的關係,我們也可稱之爲“物質文明”,這是個體生存的基本物質保障;第二是人與人的關係,也就是如何建立共同體,以及共同體内部及共同體之間應該遵循什麽樣的相處規則,我們也可以稱之爲“政治文明”;第三是人與神的關係,這是維繫道德的唯一途徑,也是文明得以延續的前提和基礎,我們也可以稱之爲“精神文明”。當人背離了神,人們就會淪爲道德相對主義者,即無所謂是非善惡,就會把壞事當作好事。此時持有不同道德標準的人就失去了相互交流和達成可靠共識的基礎,社會也就崩裂了。

在物質、政治、精神這文明的三個層面中,唯物主義者傾向於物質決定意識,因此在講述文明史的過程中,會以物質文明為重點、甚至為中心,對政治文明的解釋也常常以物質文明為出發點,這是讓我讀目前各類的文明史書籍或文章時常感美中不足的地方。

事實上,信仰塑造了文明。就像我們無法否認天主教對歐洲文明的塑造,和基督教新教對美國文明的塑造一樣,我們也無法否認儒、釋、道對中華文明的塑造。因此在討論中華文明史時,本書用大量的篇幅探討了儒、釋、道信仰體系的精髓,包括對一些常見誤解的辨析。

時至今日,過去的信仰在各國都走向了衰落,人們傾向於用科學解決人和自然的關係,用法律解決人和人的關係,本質上來説這是啓蒙運動的余殃,也就是人對自身理性的信仰,認爲人可以憑著自身的理性解決一切問題,乃至發現宇宙的真理、生命的奧秘、征服自然甚至長生不老。這時文明的發展已經走上了歧途。人固然應當具備和弘揚理性,但必須是在信仰框架之下的理性。人需要保持對神的謙卑,需要維繫神給人規定的道德。當對神的信仰缺位時,文明必然行之不遠,社會的亂象也將接踵而至。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其惡果正在顯現和蔓延。

因此這本書除了想探討中華文明的精髓和延續五千年的真正原因,另一個目的也是想藉著這些探討,找到在中共毀滅性地破壞中華文化之後,我們去復興中華文明的著力點。

《中華文明史》是根據我在飛天大學的授課講義整理而成的,共分爲五大部分:第1至7講為中華文明概述;第8至18講為簡明中國史;第19至55講為中國的哲學史部分,著重討論了先秦的道家、儒家、兵家和法家思想,佛教傳入中國和發展的簡史,和中國哲學思想的流變;第56至64講為政治制度史部分;第65至72講為中國文學簡史。

受本人對於信仰的理解和體悟所限,也受個人知識體系的完備程度所限,書中乖謬舛誤之處在所難免。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章天亮

2022419日於紐約飛天大學

[1]I will suggest, Mr. President, that propriety of nominating and appointing, before we separate, a chaplain to this Convention, whose duty it shall be uniformly to assemble with us, and introduce the business of each day by and address to the Creator of the universe, and the Governor of all nations, beseeching Him to preside in our council, enlighten our minds with a portion of heavenly wisdom, influence our hearts with a love of truth and justice, and crown our labors with complete and abundant success!”——Benjamin Franklin

[2] Our Constitution was made only for a moral and religious people. It is wholly inadequate to the government of any other.  -- John Adams

《中華文明史》(上)

【第一講】概述              

【第二講】史前文明的遺跡()              

【第三講】史前文明的遺跡()              

【第四講】進化論與偽科學      

【第五講】歷史的巧合               

【第六講】中華文明的核心      

【第七講】中華文明的特點      

【第八講】中國的歷史是如何記載下來的         

【第九講】中國歷史分期與三皇五帝

P.O. Box 286, Cuddebackville, NY 12729, USAContact [at] TianliangAlliance.org

©Tian Liang Alliance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kyCMS.